群青之黛

青黛
开始长篇合作计划,找到组织很开心。
脑洞不定期爆发或消失。
呃我的意思是我有可能会坑。
……还是感谢你的观看。

#魏叶魏#

黑道paro,受伤的叶修被魏琛抓了。

不完全脑洞。


“日他奶奶你丫有没有点儿阶下囚的自觉啊?”

魏琛点了根烟夹在手里,然后另一只手托腮,任烟灰一点一点掉在水泥地上面。他坐着木头椅子,腿抖得像个二大爷。就是脸上的表情很无奈,像是二大爷见着了大大爷。

“革命者的坚贞精神懂吗,再说栽你手里我嫌丢人。”

对面这位大大爷叶修,现在双手反剪,用塑料扣锁住了两个拇指,胳膊圈着一根焊在地上又比人高的铁管,脸上一道结痂的刀伤,乱七八糟的白衬衫全都是火药灼痕和污渍,腰侧红了一大片,破烂的衣服底下隐隐约约露出一长条刀口,真是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可偏偏他嘴巴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行为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要脸。

现在这关头,叶修盘腿坐在地上,神情自在的像是在宾馆里等着小姐从浴室出来,就差叼着根烟,还是软中华。

魏琛拿食指担烟灰,粉末飘飘悠悠落在地上,堆了一小撮。他忍住了想把烟头戳进对方嘴里的冲动,将还剩一半的烟递到嘴边,闭上眼深吸一口。

靠,这孙子明明被老子抓了还这么嚣张,早知道刚才再补几刀了。

魏琛站了起来,吐着烟几步来到叶修身边,故意俯视他,手撑着大腿粗的铁管,笑得一脸奸诈。

“来谈谈呗,我为刀...那字儿念啥来的...反正你得任老夫鱼肉,有啥感想?”

叶修白了他一眼。

“要杀要剐随你,十八年后又一条好汉。“

“还真玩儿革命精神呢。死鸭子就剩嘴硬了。”魏琛也是个狠角色,嘴上开着玩笑,动作一点都不温柔,没轻没重地踢了踢叶修的侧腰。

叶修疼得龇牙咧嘴,忍不住干嚎两声。魏琛也没打算把人往死里欺负,就满意地把腿收了回来。他刚想再说点什么,就听见了叶修慢悠悠的下半句话。

“谁说的。除了嘴硬下面有个地方也很硬,试试?”

试你妈逼。魏琛彻底恼了。

看起来像tbc一样的

end.

叶修黄少天cp相处模式幻想

叶黄叶,黄叶黄(…

也可以是戏梗文梗啦

1.没事竞技场,三局两胜,输了的在下面。

“你连输两盘了,不用继续了。”

“继续!!即使输了也要坚持到底这是尊严问题!”

2.陪兴欣女子三人组逛街,争着抢着表现绅士风度。

“不愧是蓝雨庙。”

“滚!!”

3.出去吃饭专挑着对方不喜欢的点

“凉拌秋葵。”

“你妹!”

4.默契问答,意外的十分合拍。

“叶秋的好伙伴是谁?”

“小点!”x2

5.一个人欲求不满的时候另一个刚好冷。

“靠,今天好不容易我在上面啊你故意的吧叶修!!”

“手起开,睡觉。”

6.没事聊聊往昔。

“想当年哥带领兴欣在季后赛杀得你们措手不……”

“闭嘴闭嘴!好汉不提当年勇你懂不懂?”

7.再幻想将来。

“诶老叶,你说我们都老了之后能干什么?你要不要养盆盆栽啥的?或者鸟?八哥怎么样,鹦鹉?”

“你比它们都话多,足够解闷。”

8.别扭的不愿说出那几个字。

“以后跟着我混,包吃包住!你那么多年才挣了多少工资,根本不够的,现在买个房子多贵啊balabala……”

“成。”

9.其实对方的心意都知道。

“他平时那么多嘴,就是害羞,不好意思说。”

“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但是我心里清楚得很,早晚他都要拜倒在我的西装裤下!虽然我现在不穿西装……”

10.黄少天和叶修,适合在一起。

关于为什么我们要被迫换身体(下)

“你爷们儿点!步子迈大,吊儿郎当会不会!”

“不会!闭嘴!求人办事的时候就不能收敛一点!”

“我没有收敛吗!为了瞒住众仙人,老子现在走路都跟唱戏似的!”

“你全家都是走路唱戏的!”

“俺老孙石猴出身,无家无室。”

“你……”

“安静,再这么吵下去南天门过不来就被发现了!”

玉皇大帝有些头疼。

不只有些。

他揉了揉眉心,近五百年来第一次叹气。

顺便上一次叹气是在孙悟空大闹天宫,天兵天将收拾卫生的时候。

“玉帝老儿!你有啥办法!”

玉皇大帝第二次叹气,对着这个披头散发的“混沌”。

真混沌倒是没说话,只不过眼睛也是直勾勾的盯着玉帝。

玉皇大帝压力大了。

被孙悟空这壳子的法眼盯着,顿时有种今天亵裤啥颜色都被看穿了。

“好好好我帮!!”老子活这么大还没这么憋屈过。

只不过后半句他不好意思说。

办法很简单。

再次长久对视。

说着简单。

咳。

“咋办……”

“你说咋办,这么简单的方法,你也应该想到才对。”

“俺那不是一时糊涂……”

“你一时糊涂,惹得全天庭都要围观咱们灵魂交换,要是我刚换回去的时候所有人突然施法将我拿下怎么办!”

“俺、俺老孙……你。”

“什么?”

“俺老孙定保护你!!!”

“……好。你别扭什么?”

“……”切,那你脸红什么?

当大圣和凶兽再次四目相对。

金晶火眼添了些深邃,冰冷眉目多了些刚强。

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他们的灵魂又被对方吸引……

只是这次,又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只有两人自己知道。



不负责任的

end.

清冷之昼

再次开心!
惠子说是合作,实际上都是一个人写的,只不过借鉴了我寥寥几句的脑洞。
没想到居然契合度这么高。
啊找到队友x

_归翎:

脑洞合作  ID:群青之黛




【三】




大概是虫子的思维简单的缘故,混沌没弄清过自己的身世,也毫无头绪。他印象中,人,好像是有家人的,就像自己化成的那个小孩子在学戏的时候,常被人抱坐在腿上满足地捧着西瓜,虽然混沌并不太喜欢西瓜过于甜腻的汁水,但是他看到大家都很热衷于啃西瓜,自己也就跟着气氛心满意足起来。大家会一起在晚上看星星,聊天到很晚。




家人之间有没有血缘关系呢?




混沌不知道。




可是我跟那把月琴也一起待上了上百年,我卧在长椅上晒着月光,它就也一定晒着,若有风穿过我的指缝,那就一定也抚过它的琴弦。长长久久地陪伴着对方,就是家人吧。




“家人可以没有血缘关系”,混沌暗暗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混沌猜测自己是一个很厉害的妖怪,他听到过有人说自己是什么四大凶兽,然而除了恐惧之外,他们眼底总还埋藏着些猜疑和疑惑,弄的他也无法确定,又很烦躁。




“其状如黄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浑敦无面目,是识歌舞,实惟帝江也。”他斜靠在榻上,指间摩挲着朱砂香囊,口中轻轻诵读着山妖掳掠来的古书,“神鸟…”他抿嘴想象自己拥有翅膀的样子。 倒是没错,现在这幅半人形的样子手脚都是鸟爪,他活动几下手指,黛青的肤色显得无情又十分颓唐,过细的指甲似枯槁一般毫无生气,自己这模样和祖辈都是一样的吗,混沌听过孩子唤长辈为父母,那么我的父母…




“毫无概念啊。”他有些头痛地扶额,“是不是和他们容貌不一样,大名鼎鼎的凶兽一族由于亘古的尊严和高姿态才不要我了?”




“那为什么会不一样呢?”他歪头咬住嘴唇,放弃思考这种无法求解的问题,随手抽出本画册,“交亥会之初,则当黑暗,而两间人物俱无矣,故曰混沌。”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散心不得,混沌便起身在屋内兜兜转转打发时间,忍不住又走到月琴旁边,无意识地咧嘴笑了一下,看着它一副满是从前的样子。




“我可以完全变成人的,”他抚摸着琴颈赤色的紫檀,像是面对故人叙旧,“我可以不要这青色的皮肤,不要这冰凉的身体,不要这楼宇高台,我可以不要。”




“我都可以不要的。”




“或许是我太胆小了,我很怕拥有感情,很怕拥有善心,作为一个妖怪,我竟然会因为没见过父母难过,太不符厉鬼的容貌了。”




混沌确实有些遗憾对自己的家庭和家族一无所知,感性的不像只称职的妖怪,大抵是几次游历人间的经历让他有些向往,也让他可怜自己的孤独。化作成人生活下去这种违逆天理之事他是不要的,懒得历劫。




所以他经常经常地提醒自己别想着人间,人的心会疼的。人在疼痛的时候就会流泪,泪就是心头滴的血。




现在这样没有心,没有泪,只是偶尔难过一下,一点都不疼的。




但混沌很珍惜去人间的每段时间,还是很感激人让自己知道感情这东西。




“大..王!”房门外有吵闹的声音,混沌忍俊不禁,拂袖开了门,看见山妖在外面推搡争抢位置。




“大王你好久没唱戏了!”一片灰绿中有个声音跳出来。




一下子,混沌开心起来,他不是孤独的,突然内疚自己养大它们,陪伴它们,都没有倾注心思,还让它们在小镇上树立了可怖的形象,可它们…




“你们….想不想..变成…人?”混沌弯腰试探地问道。“想…试试吗?”




山妖们面面相觑,长久以来它们也渐渐觉得人类的样貌好像更好看一些,这想法倒还前所未有,“当然想!!!!!”禁不住欢呼起来。




混沌心满意足地托起一盈蓝色的荧光,幽幽地送出,看它升腾,萦绕,笼罩,弥散,消失。山妖们回神过来的时候都纷纷吃惊于人类的服饰和完全不同的身体构造,于是不管不顾地又很笨拙地扯掉对面一个山妖的衣服,毫不知情地开始探究人体的奥秘。




混沌被他们这反应弄得措手不及,苦笑都忘记了,心想还好我只把它们都变成了小孩子。




然后他背过身去…再次扶额。




“是我太胆小了,守着这么个小小的山头,不想走开了。”




“不走开了。”



关于为什么我们要被迫换身体

#马猴混沌##混沌马猴##与原著剧情无关##ooc注意#




孙悟空的眸锐利如金刃,混沌的眼深沉如潭。

一个能将人席卷,一个能使人溺亡。

当他们对视的时候

……

他们的灵魂互换了。



“混沌你个妖魔!对俺老孙做了什么!”

“闭嘴!我怎么知道……你这猴子全身毛恶心死了。”

“说俺老孙恶心?你这手不手爪不爪的,金箍棒都掏不出来了!”

“金箍棒在我耳朵里。”

“那是俺的耳朵!!”

……



当务之急是要让对方好好对待自己的身体。

“孙悟空,你多久没洗澡了。”

“猴子不用洗澡。”

“在变回来之前,如果你不每天洗一个澡,我就把‘我’身上的毛全部拔光。”

“切,疼的是你。”

“丑的是你。”

“……”

“洗澡去。”



孙悟空想去天庭找找变回来的办法。

然而他看了看自己的妖怪身体,头疼地抓乱了头发。

“弼马温!本王的头发要服服帖帖地在帽子里!”

这次孙悟空居然没有炸毛,这让混沌微微地诧异了一下。

“……你想不想变回来?”

“啊?”

“你想不想换回身体!”

“当然想。我已经受不了你那种毫不优雅的动作……”

“那就陪我一起去天宫。”

“……”

混沌的内心写满了卧槽。


tbc.


清冷之昼

再次有生之年(。
惠子的文笔点赞!

_归翎:

脑洞合作    ID:群青之黛




【二】




混沌觉很苦恼自己永远不长不短的头发,束发不得还有时阻了视线,小时候还不介意自己疯疯癫癫,上了年纪就越来越不喜欢,索性唤山妖抢来了面具和帽子,一笔一划地勾出另一个自己。




画脸谱这种事情简直驾轻就熟,毛笔轻蘸黛色,勾画眉目面纹,他一袭青衫在风里倒显得飘摇恬淡。说起来,这画脸谱又是从哪儿学来的,混沌倒还有些印象,那是段跟着戏班子四处逍遥的大好年华。他那时还小,因为刚学会幻化人形,所以为了自己只有七岁孩童的样貌郁闷了挺久一段时间,一个人流浪了几天就十分狼狈。




不过做个小孩子也有好处,混沌仗着身体轻捷能肆意地东奔西窜去看戏,尤其钟爱月琴,弹拨的铃铃之音响于耳畔便觉得安心。有次忍不住悄悄溜进后台想弹弄几下便被抓了个现行,微热的指尖搭在自己冰冷的手腕上,抬头看见面前女子还身着台上鎏金耀眼的华服,双瞳剪水,面带笑意,混沌反倒没法耍赖,支支吾吾起来。




“喜欢这里?”她弯腰直视他的眼睛。




他点点头。




“爹,让他留下来吧。我见他在这一带兜兜转转好些时候了。”她转头对身后的长者请示。




戏是演完了?周围人越来越多,都带着各异的妆容在混沌周围吵吵嚷嚷,置身人群的感觉让他有些莫名的激动。感觉有视线从头到脚打量自己,末了听见那个不算年轻的声音说:“这孩子一个人漂泊怪可怜的,那就跟着我们吧。”




周围响起笑声,有手掌大力地拍拍自己的脑袋,有人嚷嚷着去隔壁饭馆买剩下的几块桂花糕庆祝。手腕上女子的握力重了重,望向自己的眼里盛满了欣喜。从这一个笑容开始,混沌就决定跟随他们了。




倒没有什么真情,混沌一直记得自己是妖,只是觉得对不起他们,毕竟自己还要活上好久好久,久到只能自己一个人活。既然他们决定生命有我加入,那就一定要好好陪伴他们的一生。




一张张面孔在记忆里都还清晰,只是名字记不得了,他有些懊恼地皱眉,努力回想下去。




之后…之后他在戏班子打杂,大家闲来无事就来和他谈天,或者找他当观众来检查自己是否字头清晰,收声到家,确信的是,画脸谱这手艺就是由她教谕的。




每天都很疲惫,但都很充实,每天都能在一旁看她弹奏月琴,特别安心。混沌耳濡目染地学了不少东西,有个整日穿着富贵衣的穷生看他是个苗子,经常在耳边唠叨什么“要习得此法,深谙其道”。混沌很开心,他无事就会哼哼曲儿,背背烂熟于心的戏文。想着哪一天自己学成了也能在戏台上一展风采。




日子这样过着。




直到途径某个小镇。




她开始浑身发热,头痛如劈,连描眉的笔也再也拿不稳了。月琴被搁置在一边,久久没有铃铃的清响,在昏睡中她还在喃喃说自己无碍,却没什么力气再冲着他笑了。没过几天,大家接二连三地出现此症。小镇的瘟疫席卷了舟车劳顿已久的戏班。




混沌慌了。




他很紧张。每天用温手帕敷在她头上,小心翼翼地期待她重新鲜活起来。 




有人走了,逃出这个灾区。




混沌留了下来。作为小孩子偶尔偷些东西,勉强地支撑着所有人。可还是无法挽回什么,无法握住他们消逝时留有余温的手。




一个又一个,反正也记不清了。




还记得她。




她抬手遮住混沌的眼。那手臂又无力地垂下去。




不过混沌还是觉得她很美。又很脆弱。




其他的什么都快忘光了,他只知道自己没有像小镇上其他人一样哭泣。他不懂流泪是怎样的心情和感觉。




“我又不是人。”




他还是让自己停留在七岁的模样,亲手把他们都安葬在了山后。人真是弱小,他这样想着,却还是艰难地铲着土,艰难地体验了一番安葬别人的漫长。




之后混沌化作真身又回去了,迎接他的还是愚忠的山妖,他很开心。




他带回去了一把月琴,也带回去一个哼哼戏曲的习惯。落下了一个登台唱戏的梦想。




用法力让月琴永不着尘,轻拨时还有铃铃的声音,可只有当时能因此安宁,现在毫无感觉。混沌觉得大概只有那段时日自己有心,才体会到安心。就像是跟人待在一起,萌生出梦想这种东西,他们没了,所谓的梦也就没了。




混沌想着她的面容,螓首蛾眉,美哉,美哉。




我不后悔陪你这样的凡人过完一生。毕竟我的时间还有很久。




“淡眉尖眼吧。”他回过神来,稳稳地下笔,看着接下来自己要用上百年的另一张脸。



































清冷之昼

可爱死了////
有生之年看到脑洞成为优秀的文。

_归翎:

合作脑洞出处  ID:群青之黛




【一】




混沌觉得呆在山上挺有意思,有微微凉的风带着各种草木的味道吹来,眼前都是绿油油的一片,天空里有飞鸟的羽翼划出圆满的弧线,靠近小溪就能找到各种各样的鱼虾,有时候自己还会挑几条长相好看的说说话。不好看的就抓来吃了。




夏天的时候喜欢在晚上不眠不休地看萤火虫,所以每天清晨都偷懒等到听见露珠从叶子上滚落的轻响,再睁开眼。




视线里总会有几抹慌忙而逃的绿色,仓促地跌入树丛中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几秒过后还会传来算得上吵闹的窃窃私语。




混沌总会装作严肃的样子掩饰自己也不曾察觉的微笑,起身,双手放在背后,眯起眼睛环顾周身,轻咳两下。




小小的山妖们踱步出来,低着脑袋,一个躲在另一个后面,指甲惶恐地乱划着脚边的土。




那个时候,它们还特别小,只到当时自己的腰。




一群又绿又丑的小妖怪。




一群很笨的妖怪。




他实在是忘记自己怎么和它们遇上的,似乎是仅会的那么点法术给它们开了眼界,又闲来无聊,随便找了些难看的鱼,很随意地教给它们一点觅食的方法,很随意地养大了它们,也大概是它们太容易长大了,哪用得着自己养。




只是从第一次见识到掌心浮动着蓝色荧光发出的惊呼开始,从第一次接住自己丢过去的野果子开始,它们就一直“大王”“大王”的敬畏着自己。




笨透了。




可是过了一段时日,新鲜感耗尽之后,当自己转身离开,心情却因为它们狼狈起来。漫山遍野的绿色身影尽管显得很笨拙。




“噫大王你别走!!”




“大王!!!”




呼唤声被铺散开来,远远近近地叠满了座座山头。有什么让他无法移步。




混沌发现自己几千年前就很笨,不然怎么会回头看见它们屈膝扯着自己的袍角,心软留了下来。




抱着“再陪它们玩儿一会儿,等它们再长大一点。”的想法。




一留就是上百年。




怎么就过了这么久。




渐渐地,他掌心的荧光映出了他人眼神中的恐慌和惊愕,也鲜少卧于溪畔,只是在太多个夜里淡忘了萤火亮光,辗转于高高楼阁。




他一直没离开这山。从多少个夏日蝉鸣到多少个冬季飘雪。可记忆总偏爱满山苍翠的季节,尽管高温让他不安,夏夜难得的清凉却能带来更多欣喜。




虫向来趋冷惧热,黑暗中他蜷缩在塌边紧靠着帷幔,山间的夜风还是微微凉,却因为太高,没有了树叶微草的清雅味道。亦如这所居的峭壁悬崖,踏错一步便粉身碎骨,再也没有溪边醒来第一眼瞥见的仓皇绿色。




混沌爱冷又怕冷。突然在晚上,在软榻的一个小角上伤心起来。




心底而生的寒意让他想念起火一般明亮的红色来。




他轻轻叹了口气,琢磨起轮回,心想着下一世再不要当什么虫子,下一世要好好享受夏天。




五百年简直是个不可思议的跨度,万幸还有很多是没变的。




 “大王肯…定睡…着了。”




“大王睡着了你还不说话轻点儿!!!”




还有算得上吵闹的窃窃私语。




不过山妖们也有不那么聒噪的时候,一是在混沌蹙眉的时候,二是他唱戏的时候。山妖只是出于本能的喜欢这种清冷的调子,带着些滑稽的笑容静静地听大王婉转的戏腔,每每都想争取靠近混沌的位置,却也始终不敢看他的眼睛。




“五行山,有寺宇兮。于江畔,而飞檐。”




如此如此久的时光过去,他站在云间,轻轻哼着。被风吹散,然后自己也听不到了。





































混沌的十个你不知道的事

私设有,别较真儿

1.混沌是在一个戏班子里学会唱戏的,当时他刚会幻化人形,只变了个7岁左右的孩子。他们看他可怜将他收养,直到一场瘟疫使他们与他阴阳两隔。

2.混沌把山妖们养大纯粹是为了好玩,结果当他转身要走时,无数个绿色的身影把他埋在最底下。“大王你别走!!”……他最终是心软了留了下来。

3.不知为何,混沌的头发永远不长不短,没法把头发束起来,混沌很苦恼。所以他找到了一顶帽子。

4.混沌曾经想过把所有的山妖都变成人形。他确实尝试了。结果……山妖们似乎十分好奇人类的身体构造。于是混沌在日记里不甘愿地写道:失败。

5.混沌长这么大,其实没吃过人,他这么着急搜集童男童女,是因为一个梦。梦里他被一只猴子打回原型,散尽百年修为。

6.混沌的皮肤隐隐散着青色,他不太喜欢。所以他指挥着山妖第一次抢东西,抢来的是一个化妆盒。

7.混沌其实可以把自己全部变成人,可是他没有。他每次看着自己厉鬼一样的手,都会在心里想,我是妖,我是怪,我不能像人一样有善心。

8.混沌本想孤身战那猴子,可拗不过山妖们的苦苦请求。他很感动,却不好表露出来。于是他选择变回真身,好让那弼马温将视线集中在自己身上。

9.混沌很爱山林里的一花一叶,一草一木,他其实很爱脸红,很爱笑,也很容易伤心。但这些事情没人知道,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10.混沌不后悔和悟空的那一战。他活得太久了,久到美好的记忆、痛苦的记忆都一并模糊不清了。他只想重新来一次,哪怕是又成了一个没眼睛的小虫。

原著衍生无cp向邰伟方木

“……”


长久的沉默,奇怪的气氛慢慢侵蚀着这张咖啡桌所在的一小片区域。

邰伟没由来的有些紧张。

他清了清嗓子,缓缓抬头看着对面的那个人。

那人身上还是有他熟悉的味道,穿着风格还和以前一样,朴素沉稳,就像他长大以后的性格。

可是又有什么不同呢?

邰伟又一次看向了对面的人。

他的容貌又有了改变,不同于初见的踌躇满志,不同于第七个读者案时的敝帚自珍,不同于孙普案时慌张后的坚定;也不同于后来每次见他时,他的毅然决然……他看到的这张不同的面孔上,有着几道横过脸颊的狰狞疤痕,竟有些模糊了他的长相。

邰伟的嘴唇无意识地翕动了几下,然后他低头,端起了面前冒着热气的咖啡。

趁着邰伟低头的空档,方木打量着他像是多年未见的好友。

他没变多少啊,一样的声音,一样的容貌,一样的意气风发。

但是又有了些细微的变化,比如他再没脱手的婚戒,他头上新添的几根灰色的发丝。

他的老友不再年轻了。

而他也添了几分物是人非的感慨。

时间就在静默中悄然流逝。


这是方木“重生”后,与邰伟的第一次见面。